譯寫「Redesigning Learning Spaces」(2017 Horizon Report K-12)

      雖說無處不可學,但,有好FU(物理與心理環境混搭),真能提升學習效率與品質呢!

      隨著教學模式演進和新興技術在全球教室取得穩固立足點,正規學習環境需要升級以符應發生於其中的21世紀能力之實踐(21st-century practices)。傳統教育依靠以教師為中心的方法,講述是知識轉移的主要來源。今天,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法正被接受,以更好地為未來的工作人力做好準備,新的課堂設計方法支持這種轉變。主動學習空間具有可移動、靈活、多樣性和相連通的特點~超越剛性結構的桌子、工作站和中心(hubs)。此外,建築和空間規劃方面的創新思維正影響新學校基礎設施之可持續設計和建設,透過節能方式提升學生舒適與健康 (by enhancing  student well-being with an eye to conserving energy)而能顯著地提高學習效果。

Overview 概述
     
      世界各地學校正重新思考如何利用現有空間,新興學校將新的教學、學習和技術考慮融合於設計中。新的學習空間不再像傳統教室那樣,排成一排排向前看的座位 ~相反,它們是模組化、並以支持學習需求的方式排列。此領域的觀念領導者認為,這些新的學習空間必須從工業模式轉向以學生為中心的模式。設計應該最大化地支持更多的合作、自主學習、主動學習、探究和創造。例如,澳大利亞的研究人員利用隱喻對當代學習空間進行分類和更好的理解~包括讓學習者面對傳統教學的老師“營火會(“campfire”)”,進行非正式討論的“水坑(“watering  hole”)”、獨立與反思工作的“洞穴(“cave”)”,以及在“山頂(“mountaintop”)”展現所學之理解。

      美國人口普查局估計,在2016年新建的K-12學校建設和翻新花費了410億美元,重建數量超過了新建築的兩倍。 這些新空間展現靈活彈性,開放的教室設計與可移動的家具,提供更多的座位選擇,浮動地板系統(floating  floor  systems),使技術整合更容易、調整成本更低,以及技術自由區(tech-free  zones)支持深度專注,這還只是這些環境的一些新功能而已。在這些新的空間中,減少水和能源使用以及溫室氣體也非常重要。例如,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撥出160億美元用於學校建設和翻修,以確保其學校更節能。

      利用技術的新教學法正影響學習空間的設計。混合學習包括各種各樣的活動,例如小組工作、手作活動以及運用資訊設備的個人工作。Intrinsic  Schools是芝加哥第一所專為混合學習而設立的高中,設計師不必翻新現有的學校建築,而是重新利用一座佔地面積大、有高天花板的未使用之伐木場,這空間讓設計師為每個年級創建串聯的小空間(tandem pods),一個專門為藝術和人文科學設計,另一個專門為STEM科目設計。 (cyc:怎不乾脆做成一間STEAM啊?哈~)學生們可以在校內各時、地使用筆電,並由學校的無線網絡即時監控。學校圖書館也是重新思考學習空間的關鍵(nexus),因為它們往往是空間最大但利用率最低的地方。透過機器人、3D列印和虛擬實境的體驗式學習,可於圖書館媒體中心進行,需先移除一些參考書以提供這些活動更多空間。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Leadership, or  Practice 對政策,領導或實踐的影響

      全球各地的學校正試圖成為永續的無障礙社區。例如,能源和環境設計領導(LEED)計劃提供由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設計的評估系統,用於評估建築物的環境表現並鼓勵永續設計。與LEED類似的是加拿大開發的Green Globe評估系統,目前在美國也有使用,可在政策層面融入學校。這兩個系統都提供了衡量新建築和現有建築永續性的量表,解決諸如能源、水、排放、專案管理、室內環境以及材料和資源等因素。被認定為綠色學校的LEED學校必須使用該建築來教授永續性,並創建環境教育課程;例如, the  Virginia  Beach  School  Division教導小學生建築環境和地球系統如何協同工作,幫助認識學校建築如何減少Chesapeake Bay的污染徑流。

      領先的規劃師和建築師都意識到學習環境應該看起來、感覺起來、能回應學習者的需求,並正製定提供學校遵循的框架。例如,Fielding  Nair  International公司,制定了四個教育空間標準:誘人(welcoming)、多功能、支持不同的具體學習活動,並傳達有關活動和行為的積極形象。(welcoming,  versatile,  supportive  of  varying  and  specific  learning  activities,  and  conveying  positive  images  about  activities  and  behavior)。在新西蘭,聯邦政府分享了OECD對學習環境~資源、教育者、學習者和內容四個關鍵領域的整體觀點,並率先建立資源幫助學校規劃和實施。他們相信這些環境應以學習者為中心,並強調學習成果。他們的創新學習環境(Innovative  Learning  Environments)網站包括學校觀點、教學方法,以及支持創新學習之基礎設施的各種方式。

      這種趨勢的範例在全球各地可見,例如加州聖地牙哥附近的Poway's Design39 Campus,這是一個以學生為中心、以設計為中心、專題導向的學校。 Design39每個空間都提供學習機會~在走廊裡按照步驟,或者在機動彈性的教室裡,學習者都是積極的調查者,或在個人專題中使用設計思維,運用易於取得的技術。在俄羅斯Kazan國際學校,室內外空間都很受歡迎,採用呼應該地區Tatar傳統的鮮豔色彩,該設計是多功能的,隨著學習模式和學生需求的發展,可隨時重新設計。此外,還有各種規模基於學習共享( “learning  commons”)的“學習工作室”(“learning  studios”),可以在課堂外進行專題式學習,利用更多數位技術以及進行研究、小組工作、演示和社交活動的區域。

For Further Reading 延伸閱讀

      對於想了解更多關於重新設計學習空間的人,建議以下資源:

5 Evidence-Backed Examples of Biophilic Design for  Schools      

      隨著學校開始投入永續發展,他們尋求關於親近自然設計(biophilic design)效益的新研究,例如建築和室內設計,包含或模仿自然的概念。研究表明,這些空間能提供積極的心理和生理效應。

Architecture’s Pivotal Role in the Future of K–12  Learning

      大多數學校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並且是為了粉筆和講述的形式而建立的。本文描述可為創新提供機會的照明、電力和能源的永續利用新方向。

Designing Engaging Learning Spaces

      專欄作家概述了教師在設計或重新設計物理學習空間(包括佈局、色彩和牆壁)時要考慮的關鍵要素。作者還展示虛擬學習空間的運作,如顯示螢幕、音頻系統都必須為學習做整體的考量。

Every Space Is a Learning Space

      新加坡教育部Flexible  School  Infrastructure  Programme幫助支持和資助創新學習環境的建設。 例如,一個生態水族館教室可以幫助學生更真實地了解生態。

Future Classroom Lab — Learning Zones

      這份歐洲報告確定了機動彈性的傢俱、不同的座位配置、行動數位工具的使用範例,以及基於個人學習目標對正式、非正式學習領域的需求。

K–12 Blueprint — Active Learning Spaces

      教育科技顧問公司Clarity Innovations分享一個工具包,包括平面圖、成功案例、影片和其他資源,呈現學校如何基於主動學習的目的來設計學習空間

attachments/201711/6897520225.jpg attachments/201711/5452998377.jpg attachments/201711/6019709692.jpg

      今天見學、K書譯寫的好所在:嘉義市崇文國小圖書室與蘭桂坊花園酒店(我沒有在香港喔,哈哈!)

attachments/201711/9349129642.jpg attachments/201711/7968129608.jpg attachments/201711/7853730726.jpg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