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寫「Rethinking the Roles of Teachers」(2017 Horizon Report K-12)

      感覺這篇讀來收穫力道稍弱一些~談教師專業發展與社群互動,我們德音團隊剛輕(強)柔(優)通過校務評鑑考驗呢!

      教師們愈來愈被期望能熟練運用各種技術或其他方式來傳遞內容、支持學習者和評量。在運用科技的課堂上,教育工作者不僅只是傳遞資訊和評量學生,這些任務愈來愈容易由機器取代。教師處理影響學生學習的社會和情緒因素、指導學生、形塑負責的全球公民、激勵學生建立終身學習的習慣。這些不斷變化的期望正改變教師自身參與持續專業發展的方式,其中大部分涉及與其他教育工作者的合作以及使用新的數位工具和資源。職前教師培訓計劃也面臨挑戰,使教育工作者具備數位和社交情感能力,如分析和使用學生資料的能力,以及其他專業要求,以確保為教學做好準備。

Overview 概述

      為符應新角色,教育者需要對學習方法進行最新研究。此外,學校必須建立機制讓教師跟踪進展、收集建設性的反饋。在課堂上實施創新的教師,可提供證據反饋給其他同事,進行改善研究和最佳實踐分享。例如,一群心理學和教育領域頂尖研究人員簽署投書給“衛報(Guardian)”,描述學習風格概念的研究,始終未發現有力證據支持這樣的假設:採用符合個人學習風格的合宜形式教材具有學習實效(which  have  consistently  found  weak  to  no  evidence  supporting  the  hypothesis  that  matching  material  in  the appropriate format to an individual’s learning style  is  effective)。這些關於普遍流行之教學方法的發現強調~需要更多學習研究來確定哪些模型和方法是有效的,需要證據來為「開展相關培訓、持續發展和精確的教師評鑑」提供基礎。

      認證政策和新的學校改革也阻礙了教師進化的能力。被要求的州測驗導致教師將資源投入到測驗費用和教材中,而不是投入想要的專業發展機會。例如,佛羅里達州極多(unprecedented  number)的教師未通過州教師測驗。有些人參加新考試,勝過參與大學教學方案,以求被社區認定為優秀教師。(Some taking the new exam  have excelled in university teaching programs and been  recognized as exceptional teachers by their communities.)然而,他們發現州測驗與他們的實際教學經驗脫節,需要額外的能量才能通過。決策者必須與教師更緊密地合作,以了解改革可能給教師帶來的困難並加以調整。在澳大利亞,教育工作者要求撤銷New  South  Wales  Board  of  Studies所提出概述數學課程改革的新教學大綱~因其內容與指引易讓人混淆。鼓勵協作、跨學科工作環境的學校通過相互學習,能幫助教師更加無縫地符應新的角色。在加州的Summit  Public  Schools,教師們轉換角色,包括指導學生通過專題導向課程和善用數據,讓他們更好地洞察學生的進步。每個學生進一步與一位教師進行配對,他們每週以小組形式環境中進行多次的一對一輔導。同時,教師們開會與協作,審視學生數據、分享最佳實踐,並為陷入困境的學生共同設計適當的干預措施。教室也從以教師為中心轉向以學生為中心,藉助“Minecraft”或“Community in Crisis”等遊戲,讓學生在駕馭真實世界危機的同時擔任決策角色。師生共同執行新遊戲和軟體教學相長~在嘗試新方法與學習是否有效之際,教師需冒一些風險。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Leadership, or  Practice 對政策,領導或實踐的影響

      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鼓勵全球各地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建立長遠政策,為教師提供更好的實驗和發展條件。給政策制定者的建議是資助推動與社會情感學習有關的技術發展研究,為教育者創造更多機會來嘗試新技術,並為相關標準和評量過程作出貢獻。最近的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報告也建議美國決策者和管理者評估和重新設計運用時間和學校行事曆,為教育工作者提供更多機會,透過在專業學習社群協作,以及在教室間進行同儕輔導和觀察來發展他們的實踐。報告建議各州、各區和學校定期使用員工問卷表單進行需求評估,以確定教育工作者最需要和喜愛的專業學習領域。

      重新思考教師的角色需要改進教師培訓和職業發展。儘管許多教室都將數位設備和差異化教學結合起來,作為體認到「學習不是固定在特定步伐、地點或時間」之運動的一部分,專業發展卻仍以通用的形式來提供。然而,北達科他州的Bismarck  Public  Schools學區正開創先例,有七所高中35位教師聚集在一起,創造個人化的專業發展選擇,以滿足教師的不同需求。他們開發互動多媒體非同步學習環境,線上論壇和善用自動反饋的自學模組。另一個重新思考專業成長的例子是威斯康辛州的Kettle  Moraine  High  School,該校採用了微型證書,系統允許教師通過Digital  Promise等外部非營利組織或個別提出憑證(individually  proposed  credentials)來選擇課程,並透過完成微型憑證可增加基本工資來做為修習課程的報償。

      學校也能開發自己的支持措施,為教師提供時間和空間來嘗試新的想法與適應不斷發展的技術。芬蘭Veromäki School 的四位教師正努力在每個學年創建數位式共同教學社群,目標是改善教師間的分享和規劃,幫助他們調整學習經驗的設計以適應數位時代之要求。最近香港一個為期兩個月的專案,培訓教育工作者使用互動式研討和討論、混成學習、線上多媒體學習、角色扮演和自我評估,以更好地理解和傳授社會情感能力(social–emotional  competencies)。參與者在受訓後付諸實踐,設計和實施新課程,他們看到學生們社交能力得到顯著改善,焦慮降低,憤怒與攻擊行為也減少。
For Further Reading 延伸閱讀

      對於想了解更多關於重新思考教師角色的人,建議以下資源:

Does the Word “Teacher” Still Describe What  Educators Do in the Classroom?

      由於技術進步與發展,對教師的期望隨著教學實踐的發展而加速改變。當他們學習新工具與學生的興趣和習慣時,教師需要更多跨學科的技能和理解。

Is Your School Gett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Right?

      倫敦一位老師敦促學校優先考慮員工的學習經歷,以便所有員工都將自己視為領導者,並有時間對他們的實踐進行研究和思考。

Not Just Consensus: Collaborative Leadership in  Teacher-Powered Schools

      教師在學校擔任設計師和決策者。 本文介紹了三位典範教師,他們提出鼓勵教師合作領導的結構化方式。

The Role of the Teacher in High-Quality PBL

      教育領導者提出有關專題式學習教師發展的投資觀點,因為他們能發揮功能,扮演新角色以促成能彈性與支持學生成長的環境。

To Attract Great Teachers, School Districts Must  Improve Their Human Capital Systems

      美國進步中心( The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敦促學校改善他們招聘、培訓和支薪員工的方式。 提供建議,幫助學校根據其他領域的最佳實踐,重新思考人力資源管理的方法,從而吸引和留住優秀的教師並支持他們不斷發展。

To Reach the Students, Teach the Teachers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研究小組最近研究了與社會情感學習有關的教師認證之國家要求,高教機構傳授教師相關技能。 他們發現亟需進一步了解職前教師教育中的社會情感學習,並於報告中提出建議。

attachments/201711/2505617402.jpg attachments/201711/9118424700.jpg attachments/201711/5320603756.jpg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