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問自己是否繼續博研之取捨

      四年前自問自答,離開讀了三學期的台灣師大博班二年級,寫了「自於自娛自愚自餘」來自我提醒。此刻也是國北教大博二上結束,望著成績單與註冊單,持續自問自答:想要、如何繼續博研嗎?

attachments/201602/4013774209.jpg attachments/201602/3876714027.jpg

      兩次比較,除了年歲增長,許多狀況也不同了。

      在工作上,當年是自然科任,學校提報我參加優良教師(但未選上),部分減課協助教育局規劃W500平板專案(德音也沒申請上),研究領域探討論證,與教學、專案應該可以結合,但自己心太大、行動太不專,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當時,行動載具方興未艾,自己想當精板神的氣勢先盛後衰。
      而今,則是德音師長仍支持、提報我參加並獲選新北優良教師後,才全職借調教育局,業務為行動學習,現在的研究、探索焦點也都在此。可說是生活工作與研究綿密契合,加上上回經歷,研究所上起課來尚游刃有餘。此刻,行動載具無所不在,我看大數據與物連網有機會火力全開。

      但,自己真有個性上的執拗吧~不喜藉職務之便行研究情事(但,實際上我還是很認真讓專案推動實務也有研究基礎支撐)。因而,新學期開始,專心推動業務、考慮是否修博班課程(呵呵,但一定會註冊!),等學年結束後返校,若真有研究目標再行開展。

      此外,也認真思考還不到四年,自己也就50歲了.....。對於行動學習、個人化學習環境建置的理想,是否在短短幾年內能於「專案推廣」、「教學現場」與「研究創新」看到新的三合一局面?我會先捨一而取後二來努力,加油!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16